您的位置:  首頁 > 傳媒 > 傳媒要聞 > 正文

“報臺合并”:希冀“整”出新活力

來源: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 作者:常湘萍 發布時間:2020-06-09 14:59
分享到:

  □本報記者 常湘萍

640.png

  天津海河傳媒中心與北京廣播、河北廣播聯合制作全國兩會特別直播節目《對話京津冀》,融合廣播直播、5G網絡視頻直播、電視直播、社交媒體直播等為一體,呈現出立體豐富的兩會報道。

202002281210466324.jpg

  河南省濟源新聞傳媒中心在疫情期間推出卡通動漫形象“雞蛋不翻君”受到用戶喜愛。

2066769730.jpg

  珠海傳媒集團自主研發的“九霄”融媒體生態系統,不僅為重構內容生產流程提供技術和平臺支撐,還將搭建起集宣傳指揮系統、融媒生產系統、輿情監控系統于一體的輿論工作統籌體系。

  資料圖片

 

  5月10日,汕頭融媒體集團正式掛牌成立,報紙、廣電合并再添一例。近兩年,地市級廣電和報業合并案例頻現,各地的傳統媒體開始向深度融合發展,資源整合、報臺合一、事企分開等,唱響了媒體行業改革的主旋律。面對全媒體傳播體系構建,“廣電+報業”是否能突破壁壘、實現融合,真正成為“一家人”?“報臺合并”現在又是怎樣的情況?

  跨媒體融合 提升影響力

  “‘報臺合并’的融合方式是推動媒體融合向縱深發展的重要舉措,也是推行媒體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必經之路。”中國社會科學院新媒體研究中心副主任黃楚新在接受《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記者采訪時表示,一方面,有利于打破各媒體之間的壁壘,進一步深化媒體融合,提升傳統媒體的傳播力、引導力、影響力和公信力;另一方面,有利于打通新聞傳播各個流程,提高內容生產質量以及傳播效率,創新新聞宣傳工作的方式和形式,打造優秀的全媒體人才隊伍,為傳統媒體發展注入生機和活力,把握傳播主動權,凝心聚力,占領輿論引導、思想引領、文化傳承、服務人民的傳播制高點。

  融合后的北京市延慶區融媒體中心,其新聞生產能力大幅躍升、新媒體運營效果顯著。據北京市延慶區融媒體中心副主任趙晨提供的數據表明,該中心2019全年報紙廣播電視新媒體各平臺累計刊播融媒體產品6255篇(條),是上一年的4.5倍。在疫情期間圍繞疫情防控共開展直播47場,其中關于復工復產的有23場。

  三亞傳媒影視集團新媒體平臺去年年底成立。據三亞傳媒影視集團有限公司總編輯盧巨波介紹,三亞傳媒影視集團將文字、攝影、攝像、出鏡記者、電視編導、廣播記者整合在一起設立了新聞采訪部,其生產的內容產品通過全媒體平臺融合發布。這個新組建的全媒體記者團隊,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間及全國兩會期間得到了很好的融合和鍛煉。

  “珠海傳媒集團自主研發的‘九霄’融媒體生態系統,不僅為重構內容生產流程提供技術和平臺支撐,還將搭建起集宣傳指揮系統、融媒生產系統、輿情監控系統于一體的輿論工作統籌體系。”珠海傳媒集團總經理韓悅介紹道,“依托‘九霄’核心產品的商業化探索已初見成效,目前已經與幾個地區的媒體達成協議,力爭在今年實現商業化。”

  黃楚新認為,地市級媒體“報臺合并”的融合方式主要有兩種:一是以融合助升級,整合資源并打造融媒體云平臺,如廣東珠海、浙江紹興、安徽淮北等市級媒體;二是以技術促轉型,通過跨界合作展開深度融合,并與機構、高校、公司、媒體平臺等展開合作,如5月10日剛成立的汕頭融媒體集團。兩種融合方式既有區別又有聯系,前者更側重于建設融媒體平臺和矩陣,打通各類媒體資源,后者不僅整合本地資源,還通過跨界合作尋求更長遠的發展。

  “融”聚發出最強音

  “在疫情防控期間,各市級媒體積極響應號召,通過全天候、立體化、多角度的融媒體傳播矩陣進行宣傳,充分發揮了舉旗手、定盤星的職責和作用。”黃楚新肯定了融媒體中心的積極作用。

  “‘報臺合并’的融媒體平臺一方面將疫情科普、最新消息、政策文件迅速傳遞,收集、分析、傳播疫情防控相關信息,及時辟謠并向社會公布最新進展和預警預測;另一方面,對疫情防控的新聞報道工作進行統一整合管理,確保信息暢通,認真貫徹各級黨委和政府的決策部署,堅持了正確的政治導向,并堅守住了主流輿論陣地。”黃楚新說。

  據趙晨介紹,作為國內第一家“廣電+報業”模式的融媒體平臺,截至6月2日14時,北京市延慶區融媒體中心共刊發抗擊疫情有關新聞報道3986條,新媒體發布5862條。相比去年同期,新聞報道總量提高了30%,新媒體閱讀量是去年同期的6倍。其在推出疫情防控宣傳報道時除了推出短視頻、公益廣告等融媒體產品,還收集疫情防控中出現的問題并及時反饋給政府相關部門。

  濟源新聞傳媒中心自1月22日啟動疫情報道以來,25天時間內各媒體平臺發布稿件3700余篇、視頻200余個,20余款新媒體產品點擊量達10萬+。河南省濟源新聞傳媒中心黨委書記劉憲宗向記者介紹道:“在全國兩會期間,我們充分運用短視頻、全景直播的表現形式帶著用戶看政府工作報告。我們在疫情期間推出的卡通動漫形象‘雞蛋不翻君’出鏡全國兩會現場,其各類短視頻再次受到用戶的熱評。”

  在黃楚新看來,雖然疫情對今年的全國兩會報道提出了嚴峻的挑戰,傳統的“面對面”“人對人”的采訪形式發生了巨大改變,但各大媒體在媒體融合的進程中積累了一定的經驗,借助5G、人工智能、虛擬現實等新興技術,通過網絡、視頻、書面等方式進行采訪,及時準確地呈現出了豐富多樣的兩會融媒體報道。例如,天津海河傳媒中心整合后首次一體化亮相今年全國兩會報道,打造了MV《歌唱祖國》、H5作品《同唱一首歌·我和我的祖國》等一系列融媒體作品獻禮全國兩會,與北京廣播、河北廣播聯合制作全國兩會特別直播節目《對話京津冀》,融合廣播直播、5G網絡視頻直播、電視直播、社交媒體直播等為一體,呈現出立體豐富的兩會報道。

  機制創新促平穩過渡

  “各地的媒體融合,可以考慮逐步減少政府補貼在其收入中所占的份額,逐步市場化,由政府推動過渡為市場與政府推動相結合。只有這樣,才能更好地促進融媒體中心的發展。”中國人民大學新聞學院教授匡文波對于新一輪的媒體融合給出了這樣的建議。

  地市級媒體融合后,要平穩過渡成市場化企業需要有適合的體制機制做保障。因各地具體情況不同,近兩年來新成立的地市級“報臺合并”融媒體中心在體制機制創新方面各有特色。

  據盧巨波介紹,三亞傳媒影視集團正嘗試加強媒體、服務、產業三大運營平臺建設,將傳媒、影視、電商等不同的專業內容生產聯合起來,引進戰略資本,建立人才孵化基地平臺,在信息服務、新聞宣傳、平臺搭建、人才引進、建設產業等方面持續探索,強化用戶思維,做大、做強、做精、做美內容,在海南自貿港政策的支持和引領下,爭取實現穩定的商業變現。

  珠海傳媒集團則通過體制機制創新,打造新型人才隊伍,從實際出發,從問題入手,激發集團工作活力和價值創造。

  “珠海傳媒集團圍繞著出版發行、廣告經營、新媒體業務、多元產業、文化產業投資與孵化五大板塊,重構經營機制。”韓悅介紹道,“我們整合原報業集團、原廣電集團經營資源,組建了12家下屬公司,為做大做強集團文化產業奠定了基礎。同時,我們明確了各下屬公司的業務邊界、資源配置以及內部結算機制,推動各公司發揮資源整合協同效力。”

  “珠海這一輪媒體改革整合了原珠海報業和珠海廣電兩個集團,組建珠海傳媒集團和珠海市新聞中心。”珠海傳媒集團黨委專職副書記趙曉丹說,“原報業、廣電集團的4個主體既有事業單位也有公司。我們通過新聞中心,對刊號、頻道、頻率等資質資源進行承接管理,對原事業單位具有事業身份的人員進行身份維護,保障其退休之后享有事業身份待遇。傳媒集團作為運營主體,按現代企業管理要求,建立統一的薪酬制度與績效考核體系,對原來4個單位的全體員工進行統一管理。”

  “濟源傳媒集團將打破傳統媒體壁壘,探索全媒體運作模式,通過機制打破人員、資源等生產要素的壁壘,促進更深層次的融合。”劉憲宗介紹道,“在人才引進方面,我們將通過內部盤活+外部引進的方式,對一些重要崗位制訂人才梯隊培養計劃,完善薪酬管理辦法,解決遺留問題。”

  趙晨認為,雖然延慶區融媒體中心發展的過程中會借鑒一些MCN的運作方式,也在與一些頭部的MCN機構進行合作,但是其不會完全向MCN機構方向發展。他說:“在‘互聯網+’的大背景下,我們勢必要探索利用電商經濟、數字經濟、版權運營、用戶付費、商業合作等多種模式盈利,做好諸如文化創意、演藝經紀、影視創作、企業咨詢、展覽展示等相關業務的拓展。通過延長自身產業鏈,多渠道增加收益,使融合后的主流媒體得到長遠發展。”

  “‘廣電+報業’并非傳統媒體整合的唯一出路,融合也并非形式上的簡單整合,追隨潮流、流于形式的相加并非真正的融合。”黃楚新認為,“廣電和報業等傳統媒體改革創新的道路并非一帆風順,而是摸著石頭過河的探索過程,要打通媒體內部體制機制,并做到因時而動、順勢而為,主動轉型升級,與時俱進,才能實現深度融合。”


中國新聞出版傳媒集團  |  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  |  華訊傳媒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  中國出版  |  中國全民閱讀媒體聯盟  |  媽媽導讀師  |  版權聲明
领彩票没带面具被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