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 > 要聞 > 正文

《中國婦女報》赴武漢報道記者徐旭:

我不是一個“單兵”在戰斗!

來源: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網 作者:朱麗娜 發布時間:2020-02-13 23:45
分享到:

  □本報見習記者 朱麗娜

    2月8日上午,徐旭(中)在武漢龍興社區采訪。吳旻 攝

 

  今年大年初二(1月26日)的凌晨,《中國婦女報》駐北京記者站站長徐旭,收到了總編輯發來的一條有些“不同尋常”的微信:“徐旭,這個春節在哪過?”

  拜年的問候前幾天已發過,怎么又來一條這樣的信息,還是凌晨?

  “我在北京過,有采訪任務您就說。”徐旭敏銳地感覺到“有事”。

  “武漢,去嗎?”

  雖然徐旭每天也在關注武漢疫情,但到疫區采訪的任務還是始料未及。

  徐旭停頓了一下,“去!”她接下了任務。

  聯系好武漢的住處,買好出行的車票,徐旭向即將出國留學的女兒交代了要辦理的事項。1月28日,她提著簡單的行李登上了開往武漢的列車。出發時,她從網上購買的口罩還沒有收到。

  “其實,我也害怕,但是我們干記者這行,在此時只能沖,也必須沖。”在接受《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記者連線采訪時,徐旭這樣說。

  專業精神是戰斗的利刃

  剛一乘上前往武漢的G67次列車,徐旭看到女列車員們不間斷地為車廂消毒,就立刻將這些守護流動車廂的女性身影用相機記錄了下來,推出了視頻報道《疫情面前,如何守住流動的防線》,第二天點擊量就突破了100萬。

  在徐旭發回的報道中,有疫情上報“第一人”湖北省中西醫結合醫院呼吸內科主任張繼先、中南醫院愈后重新返崗的護士郭琴、海軍軍醫大學醫療隊43名趕赴一線的“90后”女護士……一周時間,她發回9篇文字報道和5條視頻報道,共2萬多字。

  “一線的醫護工作者,他們真的是在拿生命與病毒做斗爭。”每一次采訪都讓徐旭終生難忘。

  采訪張繼先讓徐旭印象尤為深刻的是專業精神。張繼先對防護工作嚴苛要求,“只有在保證醫療團隊安全的前提下,才能夠去救助更多的病人,保證更多病人的安全。”

  數次因為感動而流淚

  在采訪中,徐旭銘記的不只有吹不散的認真,也有抹不掉的淚痕。徐旭回憶,她的第一次流淚是采訪愈后重新返崗的郭琴,郭琴因連續多日救護照顧重癥患者不幸被感染,在康復后第一時間重返一線。在采訪中,徐旭問郭琴,疫情結束后你最想做什么?郭琴流著淚說:“我想早點見到我兒子。”

  “當時在聽到這句話的時候,我的眼淚‘唰’就下來了。”徐旭說,“因為我也是一個媽媽,也非常想我的女兒。在一線,有許多像郭琴一樣的媽媽,她們舍小家為大家,在最危險的地方奮勇向前。”

  還有一次落淚,是徐旭采訪海軍軍醫大學醫療隊的43名“90后”女護士。“剛看到這個線索的時候,選題一下就在我心里立住了,在我們眼里‘90后’還是孩子,這些護士中,最小的才21歲,和我女兒同齡。”

  “90后”孩子上戰場,她們如何理解責任與擔當?她們敢于上前線的勇氣來自哪里?聽到“90后”回答時,徐旭流下熱淚,“我能從那些你一言我一語的文字當中,讀懂這些孩子對國家、對軍隊、對武漢人民的感情,我必須記錄下她們。”

  讀者看不見的“隊伍”

  在困難面前,沒有人是一座孤島。采訪中,徐旭一直告訴記者,她并不是“單兵”在戰斗。“在我的身后有一支讀者看不到的‘隊伍’,一直在給我力量。”這其中有報社同事的全力支持配合,也有來自家人和武漢當地志愿者的溫暖。

  “其實我做的這些都是我應該做的,在快節奏的發稿需求下,很多的東西都需要后方的編輯記者再加工,報道能夠呈現出來是報社團隊共同努力的結果。”采訪中,徐旭一直在強調報社的團隊之于她的意義。

  為了將拍攝到的視頻素材盡快發出,徐旭經常和后方的新媒體編輯一起剪輯到凌晨。在做《43名“90后”女護士:該是我們這一代承擔責任的時候了》這篇報道時,為了完成“要讓大家記住這些年輕面孔”的初衷,徐旭與海軍醫療隊的干事反復聯系溝通,直到深夜2點才將照片素材發回后方編輯手中,為了趕在第二天見報,報社的同事工作了一個通宵。

  以溫暖照亮前路

  因為交通暫時停運,徐旭在武漢采訪碰到最棘手的問題之一就是出行,她了解到當地有志愿者自發組織了車隊,為媒體記者提供用車服務。

  剛到武漢的第二天,徐旭給其中一位志愿者打電話預約,電話那頭的人說:“抱歉,這次不能來載您了,我媽媽出現了感染癥狀,我一天都在醫院里,害怕會傳染您,但我可以幫助您聯系其他志愿者。”沒有從天而降的英雄,有的只是這樣一個個挺身而出的普通人,“我很感動的是這個志愿者在自己家人已經感染的時候,沒有一絲抱怨,還愿意再去幫助別人”。

  來到武漢的這段時間里,徐旭一直保持著高度緊張的工作節奏。徐旭說:“每天一睜眼就要想今天要去報道什么內容,作為記者有一種職業感知力,你知道今天一定是在發生著新的事情,但是你要想盡辦法去接近它,又要能抓住它,所以每次在給采訪對象打電話的時候,我心里都默念:一定要接一定要接,不想失去任何采訪線索。”

  后方的同事常勸徐旭讓自己休息一下,但徐旭不敢也不愿意放緩節奏。“我們有責任讓讀者知道我們的國家一直在行動,一線的醫護人員、軍隊的軍人和媒體的記者都在用自己的方式,拿命在和病毒斗爭,要讓人們知道有人在努力地保護著他們,他們心安了,全國上下把力量往一處使,我們就能更快共渡難關。”


中國新聞出版傳媒集團  |  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  |  華訊傳媒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  中國出版  |  中國全民閱讀媒體聯盟  |  媽媽導讀師  |  版權聲明
领彩票没带面具被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