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 > 要聞 > 正文

“新世紀兒童文學新論”叢書的出版,凝結著老中青三代兒童文學理論研究者的學術智慧,而對于有著67年歷史的少年兒童出版社,這是責任,也是初心——

“初心如磐,使命在肩”

來源: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網 作者:雷萌 發布時間:2020-01-14 10:11
分享到:

  童書,無疑是各大書店、書展上的“豪門”。與其創作出版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兒童文學理論研究卻是一個少有問津的“冷門”,投入大、產出慢、市場小。然而,在兒童文學作家、評論家眼中,它是完善的兒童文學體系建構中的重要一翼。

  2020北京圖書訂貨會上,一套由少年兒童出版社推出的“新世紀兒童文學新論”叢書引發了高洪波、梅子涵、王志庚、徐德霞、陳暉、湯素蘭、李利芳等眾多兒童文學作家、評論家的點贊和思考。1月9日下午,在一場3個半小時的“新世紀兒童文學新論”叢書發布會暨“新世紀兒童文學理論發展趨勢”研討會上,專家學者沒有早退的,只有陸續趕到的。

  “我們曾經扛起過這面大旗,現在還要努力把它扛下去。”談及出版這樣一套兒童文學理論叢書的初衷,少年兒童出版社社長馮杰如此表示。

  傳承歷史傳統 回應現實之需

  馮杰介紹,“新世紀兒童文學新論”叢書的設想和籌備工作始于2017年。面對中國兒童文學乃至整個少兒出版“黃金十年”的發展趨勢,近年來,少年兒童出版社加大了對原創兒童文學出版的投入力度,同時也意識到創作和理論是完善兒童文學體系建構并行不悖的一體兩面,少年兒童出版社曾于2007年出版了“風信子兒童文學理論文叢”,在又一個發展10年完成之際,對中國兒童文學理論研究成果進行一次高質量的結集,重啟大型理論叢書的策劃與出版,非常必要。

  馮杰進一步闡釋道,從傳承角度,兒童文學理論研究一直是少年兒童出版社的重要選題內容。在出版市場受到商品浪潮沖擊的形勢下,作為全國第一家成立的專業少兒出版社,要把自身的出版定位搞清楚,不能只看著經濟效益,既要做好傳播,又要做好傳承。從現實層面,文學創作一定要有理論的引領,理論研究成果的推廣和傳播,出版是一個很重要的落地方式,而理論圖書的出版是一個不可或缺的重要門類。馮杰對上海師范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梅子涵在研討中做的“地面和天空”的比喻十分認同。他說,沒有體系完備、學術權威的理論研究,兒童文學的發展是不完整的。

  “新世紀兒童文學新論”叢書由中國海洋大學教授、著名兒童文學理論家朱自強擔任主編。2018年9月,少年兒童出版社副總編輯唐兵和原創兒童文學出版中心主任朱艷琴專程來到青島,邀請朱自強主編一套中國原創的兒童文學理論叢書,他欣然接受邀請。

  朱自強告訴筆者,1997年,他個人的第一本兒童文學研究著作《兒童文學的本質》就是在少年兒童出版社“跨世紀兒童文學論叢”中推出的。他說:“出于個人的學術成長得到少兒社的支持,同時也是對少兒社做兒童文學理論圖書品質的信任,我幾乎未經思忖,就一口答應下來。雖然過程中很辛苦,但是出了一套好書,我感到很欣慰。”

  在朱自強的主持下,叢書集合了目前國內多所高校兒童文學研究領域的佼佼者,他們以廣闊的視野、深刻的洞見,以及站在時代前沿的方法論,關注和思考新時代條件下兒童文學發展的新命題、新視角和新問題。

  馮杰介紹,為了更好地完成這套專業性強、內容體量大、研究方向多元的理論叢書的出版工作,出版社打破了部門界限,由唐兵領銜,集合了原創兒童文學出版中心和幼童讀物出版事業部10多位骨干編輯,組成編輯項目組,確定了嚴密的工作流程和問題處置機制,嚴格管控編校節奏,保證了叢書按期高質量出版。

  “出版的源起就是編輯,沒有編輯的情懷,沒有編輯的視野,沒有編輯的堅守,也就沒有出版發展的今天。”馮杰深有感觸。

  理論視野開闊 彰顯“新論”質地

  與會嘉賓認為,“新世紀兒童文學新論”是近年來少有的、具有一定規模的兒童文學理論成果集成,在學術視野的廣度、研究問題的深度、理論視角的新穎度方面都很有特色。該叢書既有扎實的史料研究,又有問題意識鮮明的應對現實需求之作;既有對傳統研究領域的傳承與突破,又有對兒童文學新氣象的前沿性探索。同時,該叢書還具有國際視野與跨文化意識,這些都體現出了編者與出版者的遠見卓識,體現出“新論”的色彩和質地。

  朱自強分析,兒童文學的發展是和整個社會發展密切相關的。2000年之后,兒童文學出現了很多分化,出現了很多新的話題、新的領域需要兒童文學理論去研究。一是時代的新,二是兒童文學理論發展所面臨的新空間、新機遇,應對這兩個“新”,叢書選入的書稿體現了應對當下有價值的現實問題的研究。

  他舉例,新世紀以來,圖畫書(繪本)從幼兒文學中分化出來,幻想小說從童話中分化出來,這兩個重要現象已經得到學術界的普遍關注。叢書中就有兩本研究圖畫書的書稿,都具有新的視野和研究架構。其中,程諾的《后現代兒童圖畫書研究》運用跨學科的前沿研究方法,側重于理論建構和深度闡釋,具有國際兒童文學研究的格局;中西文紀子的《圖畫書中文翻譯問題研究》致力于通過英、日文圖畫書中譯案例的翔實分析,探索圖畫書翻譯的方法論,二者均在論題的展開方式上具有填補學術空白的價值。聶愛萍的《兒童幻想小說敘事研究》聚焦于幻想小說的敘事研究,突破了以往的理論框架。

  “兒童文學翻譯是極為重要的領域,這和成人文學還有很多不同。西方的兒童文學翻譯到中國來,跨文化傳播交流中有很多新的問題和視角。”朱自強介紹,叢書中,徐德榮的《兒童文學翻譯的文體學研究》及時應對現實需求,努力建構兒童文學翻譯的文體學價值系統,既具有理論意義,也具有翻譯實踐的參考價值。李紅葉的《安徒生童話詩學問題》和黃貴珍的《張天翼與中國現代兒童文學》通過引入新的理論視角,為處于低迷狀態的作家論這一重要研究領域提振了士氣。

  叢書中,朱自強的《中外兒童文學比較論稿》和方衛平的《1978—2018兒童文學發展史論》具有專題研究性質。朱自強介紹,他從“語言”史料出發,實證出“童話”“兒童本位”“兒童文學”等中國兒童文學的重要概念,都是周作人從日本引入的語匯,從而證明“兒童文學”是在現代性傳播過程中,中國的先驅們在清末民初對其自覺選擇和接受的結果。

  作者“三代同堂” 接續學術文脈

  研討會上,不少嘉賓由衷表達了對作者、對出版社的敬意。湖南師范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湯素蘭說:“一本理論書的寫作,跟寫一部童話是完全不一樣的,它真的需要耐得住寂寞,遠離一些喧囂的現場。”梅子涵說,少年兒童出版社在文學書籍的策劃和出版上,始終表現出這個時代很少有的安靜狀態。在這種狀態下推出的這套叢書,對中國兒童文學的研究和發展一定會有很大的意義。

  同時,嘉賓們不約而同地關注到了這套叢書的作者結構,除了朱自強、方衛平這兩位已經在理論研究上成績卓著的專家,有的是正處于理論研究豐產期的學者,如徐德榮、李紅葉、聶愛萍,還有一批剛剛博士畢業、對理論有獨特見地的青年學人,如黃貴珍、程諾。他們分屬老中青三代,可謂“三代同堂”,研究視野相互補充,觀點相互映照,這在某種程度上標志著學術生產力的代際轉移,也顯示了兒童文學理論研究這一學術文脈的不斷延續。

  專家認為,長期以來,相較于成人文學的理論成果,兒童文學的理論發展相對滯后,譯介自西方經典的兒童文學理論專著在國內兒童文學理論出版中占據重要地位。近年來,隨著中國兒童文學的日益繁榮,兒童文學理論研究大踏步前進,形成了以中國海洋大學、北京師范大學、浙江師范大學等高校為陣地的理論研究高地,也涌現出一批領軍人物。與此同時,一批年輕的兒童文學理論研究者嶄露頭角,他們一開始就有著開闊的研究視野和具有包容性的研究天性。

  研討會上,嘉賓們也對目前兒童文學理論研究中存在的問題進行了討論。大家一致認為,兒童文學理論研究作為一門獨立的學科,其整體發展還沒能跟上兒童文學創作和兒童文學讀物市場的發展步伐。面向現實的、本土化的、具有強烈當代性的兒童文學理論建構是迫切之需,原創性是兒童文學理論研究發展的必由之路。

  嘉賓們紛紛表示,希望“新世紀兒童文學新論”叢書能夠成為一個開放的系列,不斷為尚存種種問題的兒童文學理論研究帶來新的探索方向和更高遠的啟示。

  “我們可以十年磨一劍,但是不能十年見一面。”馮杰表示,隨著更多中生代和年輕新銳的理論研究學者成長起來,我們要給他們提供平臺,不間斷地充實這套開放性理論叢書的內涵,并通過舉辦更加專業細分的高峰論壇等方式,以更開放的、國際化的視野加強對外交流,這也是少兒出版未來10年高質量可持續發展的應有之意。馮杰說:“我們希望搭建這樣一個出版交流的平臺,能夠以更為寬闊的視野兼收并蓄,讓那些在不同研究領域的中青年專家學者在這個平臺上,將兒童文學理論研究發揚光大。”


中國新聞出版傳媒集團  |  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  |  華訊傳媒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  中國出版  |  中國全民閱讀媒體聯盟  |  媽媽導讀師  |  版權聲明
领彩票没带面具被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