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 > 觀點研究 > 正文

把工作當學問做 把問題當課題解

來源: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網 作者: 發布時間:2019-08-15 10:24
分享到:

  □本報記者 劉蓓蓓

 

本報見習記者 楊志成 攝

    主 題:城市文化與文明傳承

    嘉 賓:故宮學院院長 單霽翔(中)

    陜西省作家協會副主席 吳克敬(右)

    主持人:《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記者 趙新樂(左)

    當故宮學院院長單霽翔出現在“紅沙發”系列訪談活動現場時,全場便開始沸騰!

    作為今年書博會“紅沙發”系列訪談活動的首場嘉賓,單霽翔與陜西省作家協會副主席、魯迅文學獎獲得者吳克敬,圍繞博物館文化、文化遺產保護、讀書方法等話題進行了分享。

    “好的博物館要讓人們感到對自己生活的意義”

    當下的博物館進入了快速發展時期,每年都有上百座博物館建成開放。曾擔任了10年國家文物局局長、7年故宮博物院院長的單霽翔,對于什么樣的博物館是好的博物館有自己的理解。

    他認為,好的博物館不是只有高大的館舍,而是要不斷深挖藏品的內涵,通過不斷舉辦老百姓喜歡的展覽和活動,讓他們在滿足不斷增長的文化需求的同時,感受到這座博物館對于自己生活的意義。這樣老百姓才愿意走進博物館,并且流連忘返。

    現在的博物館觀眾群體中,年輕人的比例在不斷增長。在單霽翔看來,今天的年輕人是有知識的群體,他們在工作、生活中會遇到很多需要解決的文化問題,而博物館能給他們答案。互聯網時代,年輕人走進博物館的方式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他們不僅是邁開雙腳走進博物館,而且他們還可以通過博物館的網站,更多地接觸博物館的藏品、展覽,同時還能與其互動。“我們要讓更多的年輕人成為潛在的熱愛博物館的群體。”單霽翔這樣說道。

    今年春節期間,故宮舉辦“紫禁城里過大年”展覽時,吳克敬專程體驗了一次。他對于這種通過創意活動讓文物“活”起來的做法非常贊同。他舉例說,前不久,西安兒童藝術劇院打造的兒童劇《我們是秦俑》,以秦兵馬俑等文物元素為創作原型,讓卡通化的文物在劇中“講述”自己的故事,以少年兒童喜愛的方式進行歷史知識普及,受到了家長和孩子的熱烈歡迎,真正讓兵馬俑“活”了起來。“文物是鮮活的生命,它會說話。”吳克敬感慨地說。

    “文化遺產保護核心在于世代傳承性與公眾參與性”

    在良渚古城遺址申遺成功后,從來不發微博的單霽翔,首條微博就是關于良渚的。對于如何真正從文物保護走向文化遺產保護,單霽翔認為,核心理念有兩條:一是世代傳承性,二是公眾參與性。

    單霽翔說,過去的文物保護,往往保護的是那些文化要素,今天的文化遺產保護還要保護文化和自然共同生成的這些文化景觀。過去的文物保護,注意保護那些宮殿建筑、考古遺址、紀念性建筑,但今天的文化遺產保護強調還要保護人們正生活在其中的古村落、正在工作的工業遺產。過去的文物保護,保護的是點、面,今天的文化遺產保護還要保護一些文化線路,比如大運河等。

    天津大學出版社曾經出版了單霽翔的一本名為《從文物保護走向文化遺產保護》的圖書,就是講這方面的體會。單霽翔認為,世代傳承性是指文化遺產保護是一個歷史過程,每一代人都有他的責任,任何一代都不能用現實的優勢來隨意處置遺產,因為我們的子孫后代也有保護、享受文化遺產的權利。“過去我們經常爭吵保護重要還是利用重要,今天看來保護不是最重要的,利用也不是最重要的,傳承最重要,把今天文化遺產的真實性、完整性傳給下一代才是最重要的。”單霽翔強調道。

    公眾參與性,則是說文化遺產保護不是政府的專利,不是一個系統或部門的工作,它是全民的事業,每個人都有保護文化遺產的權利與義務,要更多地把文化遺產保護的知情權賦予普通民眾,這樣才能使文化遺產得到更好的、真正的保護。

    “我喜歡讀書加寫作的學習方式”

    中國文物學會20世紀建筑遺產委員會副會長金磊在現場透露,僅在天津大學出版社,單霽翔就出版了40余種圖書。單霽翔是愛讀書的人,愛讀書的人有各種讀書方法,而單霽翔喜歡的,則是讀書加寫作的學習方式。

    今年上半年,單霽翔的新書《新視野·文化遺產保護論叢》由天津大學出版社出版。在序言中,他還重點寫到了自己一直以來踐行“把工作當學問做,把問題當課題解”的工作方法和“讀書加寫作”的學習方法。

    在單霽翔看來,一方面,讀書是寫作的基礎,只有通過閱讀,獲得新知識、了解新思想、樹立新觀念,才能提高寫作的準確性、邏輯性、深刻性、敏捷性、創造性;另一方面,寫作是讀書的深化,有利于把零散的東西變為系統的、孤立的東西變成相互聯系的、粗淺的東西變為精深的、感性的東西變為理性的,實現閱讀與思考的統一。

    正是因為這種讀書加寫作的方法,使單霽翔在考慮問題時更為全面,寫作視野也更為廣闊。單霽翔現在主要看專業方面的書籍,他所說的專業與他學習、工作的經歷直接相關。從本科到博士,他一直學習建筑學;工作后,專業又變成城市規劃與管理;擔任10年國家文物局局長,他對于文物保護又有了深入研究;7年故宮博物院院長,又讓他一頭扎進了博物館專業領域。“所以我看問題會從這四個角度來看,綜合解決問題。”單霽翔如此說,很多問題都是通過研究得以解決,而研究是無止境的。要做到多學科的、融會貫通的研究,就要通過閱讀加寫作的方法,把工作當學問做,把問題當課題解。

    “每天晚上吃完飯,我最幸福的時光就是打開臺燈,沏上一杯茶,讀讀書、寫寫感受,這樣堅持下來,它是思想的錘煉,是能理清當前最希望解決問題的捷徑。在這方面我和大家共勉,希望大家多讀書,讀好書,把自己的生活、工作搞得更好。”訪談最后,單霽翔如此期待。


中國新聞出版傳媒集團  |  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  |  華訊傳媒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  中國出版  |  中國全民閱讀媒體聯盟  |  媽媽導讀師  |  版權聲明
领彩票没带面具被杀